智科软件|西安小程序开发|西安软件公司|西安微信二次开发 首页 新闻资讯 智慧教育 查看内容

东风恼我,才发一衿香 后主李煜的悼亡词,与东坡那首有何不同

2019-7-19 17:33| 发布者: 肖荣| 查看: 682| 评论: 0|来自: 网络

摘要: 临江仙五代 李煜秦楼不见吹箫女,空余上苑风光。粉英含蕊自低昂。东风恼我,才发一衿香。琼窗梦笛留残日,当年得恨何长!碧阑干外映垂杨。暂时相见,如梦懒思量。今译曾经与你欢爱的宫苑,依然华丽风光,而我却永远 ...

临江仙

五代 李煜

秦楼不见吹箫女,空余上苑风光。粉英含蕊自低昂。东风恼我,才发一衿香。

琼窗梦笛留残日,当年得恨何长!碧阑干外映垂杨。暂时相见,如梦懒思量。

今译

曾经与你欢爱的宫苑,依然华丽风光,而我却永远不能再见到你。宫苑中的春花粉英含蕊,几朵低矮,几朵高昂,像是注意不到我似的,兀自开放。或许是我惹恼了东风,才使得这些花儿只发了一阵幽香。

在宫苑中流连徘徊,倚阑成梦,梦醒后徒留残日当窗,槛外垂杨,当年的离恨是何等的悠长!梦里与你暂时相见,我已经懒得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赏析

读了大量的后主词,从情感脉络上能感受到李煜的一生中以文学作品表达出来的情感主要有这么四个:一个是前期君王生涯的风流旖旎,奢华享乐,闺怨闲愁;二是大周后去世后对其思念的表达;三是七弟李从善被北宋朝廷幽禁在汴京时对其的想念,以及一点儿对南唐国家内忧外患的惊惧;四是亡国后的那些泣血哀鸣。第四阶段的那些词从文艺水平上来说,映照千古,你可能从小就从哪里听到过。但后主前期没有亡国的时候,他的思想感情也同样细腻,他的文学表达依然在一个很高的水准,所以也是非常值得一读的。

这首《临江仙》便是李煜悼亡大周后的一篇词作,李煜18岁娶大周后,24岁登基南唐国主即立其为后,28岁时大周后病亡,这首词当作于后主登上国主之位四年之后的某一个春天。陆游《南唐书》记载,大周后通音律善歌舞,尝得盛唐乐舞残卷,谱为新曲,传唱宫廷。后主又正好是一位才子君王,善书法,好声色,才识清赡,辞画兼精。这是一对标准的才子佳人,他们恩爱笃深,爱情传为佳话,却只有十年之期,真叫人不胜悲戚。想来也是命运的错置,大周后得到了李煜的前半生,君王的宠幸,美满的婚姻,但命定只有十年;小周后得到了李煜的后半生,算是彻底得到了这个人,但却与他一起经历了人间最悬殊的命运之差。要是让你在大周后和小周后这两种人生里选一种,你会作何选择?以前看过一个历史学家的论述说,一个历史人物不仅要会活,也要会选择合适的时机死亡,活的太久也不见得就一定能赢到最后。以前觉得这个论述挺荒谬的,现在再看,却很认可。人生大抵如此!

这个人生的选择不做也罢,我们回到这首词吧!

上阙一开始,便进入一种怀人的情境中,“秦楼不见吹箫女,空余上苑风光。”秦楼,指萧史弄玉所居住的凤楼,此处指后主与大周后共同居住的宫苑。这两句是写实,在一个春天的午后,君王在宫苑里流连徘徊,走着走着就到了以前和大周后所居住的地方,哀伤袭来,幽思满目。曾经我和你欢爱的地方,只留下空着的楼台,上苑风光还是以前那样,你却早已不在。这种在百无聊赖时突然被无可奈何的情感侵袭,最难以排遣,愁肠百结,想要再见那人一面却绝无可能,想到此怎能不令人伤心。“粉英含蕊自低昂。东风恼我,才发一衿香。”上林苑里的百花兀自开放,也不管我这个伤心人是否会触目愁肠,几枝低矮,几枝高昂,我像是被它们抛弃了一样。或许是我惹恼了东风,才使那花儿只发了一阵清香。这里的“衿”同“襟”,衣襟,以一种别出心裁的方式来量化花香的程度,用我一襟怀的感受来形容花香只持续了一会儿,读来使人颇觉新奇雅致。

“东风恼我,才发一衿香”,这句颇值得我们细细咀嚼,一个是上面所讲的用一些绝妙的比喻来量化人的感官感受,比如“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用白发比喻忧愁,用三千丈来具体量化忧愁;再比如形容官吏清廉的词语“两袖清风”,用清风形容清廉,用两袖来具体量化清廉的程度,这样的写作手法颇令人耳目一新,值得所有文艺创作者学习。还有就是“我”这个字在诗词中的运用,很多人不屑于在文学作品里用第一人称,的确,如果是单纯的把自己的喜好付诸于文学作品,则显得思想很单薄,但有时候在诗词里用“我”这个字,则颇有一种音韵上的美感与霸气,比如“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等,我想,这可能就是诗词与其他文学作品的区别吧。

来看下阙,“琼窗梦笛留残日,当年得恨何长!碧阑干外映垂杨。”后主在当年与大周后欢爱的宫苑里徘徊流连,不知不觉倚窗成梦,梦觉醒后,不见伊人,徒留当窗残日,栏外垂杨,想到此,当年的遗恨真不知有多长。“暂时相见,如梦懒思量。”暂时相逢在梦里,已经懒得思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们可以把后主这首悼亡词和东坡那首举世闻名的悼亡词作比较,你能明显的感受到,后主这首词在情感的性质上属于“闲情”,是春日里百无聊赖的一场梦,是春梦里粉英含蕊的一场回忆,体现了一个帝王没有任何思想负担的雍容贵气。而东坡有泣血哀鸣,有生活片段,说的都是“人的语言”,想的是那个曾与自己生活过的人,读来使人感同身受。从艺术的角度讲,东坡词更胜一筹,也的确映照千古,后主这首则另是另一番滋味。


微信扫一扫,智科微站

版权所有:西安智科软件有限公司   备案号:陕ICP备11024689-1

工信部网站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B1507   咨询电话:029-6801894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