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科软件|西安小程序开发|西安软件公司|西安微信二次开发 首页 新闻资讯 智慧教育 查看内容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 东坡的初夏词,如同词中的少女一般

2019-7-17 17:29| 发布者: 肖荣| 查看: 643| 评论: 0|来自: 网络

摘要: 阮郎归·初夏宋代 苏轼绿槐高柳咽新蝉,熏风初入弦。碧纱窗下水沈烟,棋声惊昼眠。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今译庭院里,高大的槐柳枝繁叶茂,树荫儿铺满了整个院子,树梢上偶尔传 ...

阮郎归·初夏

宋代 苏轼

绿槐高柳咽新蝉,熏风初入弦。碧纱窗下水沈烟,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 东坡的初夏词,如同词中的少女一般

今译

庭院里,高大的槐柳枝繁叶茂,树荫儿铺满了整个院子,树梢上偶尔传来几声蝉鸣,夏天的风从南边吹来,懒洋洋的使人想去午睡。碧纱窗下面点着水沉香,香气缭绕在安静祥和的屋子里,一声棋子落枰的声音惊醒了午睡的少女。

少女醒来后到院子里玩耍,刚刚下过一场微雨,池塘里的荷叶翻起来,池塘边石榴树上的花朵开放的如同一簇簇的火焰。少女拿着玉盆在池塘边打水弄荷叶,跳脱的水珠儿溅在荷叶上,像珍珠一样,一会儿碎成好几颗,一会儿又变成一整颗圆的。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 东坡的初夏词,如同词中的少女一般

背景

这首词作于宋神宗元丰七年(1084)四月,诗人此时正好收到朝廷恩准离开黄州,移知汝州,于是心情大悦,时值初夏,遂作此词。

赏析

最近整好初夏,便把东坡这首词拿出来读一读。注重从词意、词境、韵律以及整体氛围上去欣赏,发现整首词欢悦的就像初夏一样,词中的少女好似初夏的化身,单纯、健康、欢脱,读完令人心情愉悦。我们且来细细品味: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 东坡的初夏词,如同词中的少女一般

上阙先从室外景色切入,“绿槐高柳咽新蝉,熏风初入弦”,这是一个开篇的长镜头,把初夏时节的景物特征抛给观众,绿油油的画面,立即把你带入夏天的氛围中,几棵绿槐树枝叶繁茂,它们的阴凉覆盖了整个庭院,高高的柳树上已有知了在鸣叫,但时节尚未到最炎热的时候,这些新蝉也是有一声儿没一声儿的,初夏这点儿热气还不足以使它卯足了劲儿去煽动翅膀。从南边儿吹来夏天的风,微弱的熏风加上午后的寂静,整好拨动了你的睡意,就像东坡另一首《减字木兰花》里说的那样,疏影微香,下有幽人昼梦长。的确,这样的初夏午后,应该去梦乡里走一遭。

初夏,是一个一切都刚刚好的时节,天气还没有到最热的时候,但也开始有点儿暑气了,这点暑气时时刻刻提醒着你,最炎热的盛夏很快就要到来,于是你会下意识的很用心的去欣赏这初夏景致。绿槐,高柳,新蝉,这些眼中之景便入了诗情,这或许也是东坡写这首词的因缘,起了诗情就是起了欣赏的兴致,你会仔仔细细的打量周围的景物,看看哪些应该被你写进诗来,这样,作成一首诗一首词的过程,也就是美的历程。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 东坡的初夏词,如同词中的少女一般

再看后两句,“碧纱窗下水沈烟,棋声惊昼眠”,看来是真的去午睡了片刻。镜头也从一开始的室外庭院初夏景致转移到了室内,幽人在卧榻昼梦,碧纱窗遮挡了午后的强光,使华屋之内更有一种清幽适眠的气氛,窗边放了水沉香,香气缭绕,真正所谓“疏影微香里,幽人昼梦长”。看来是已经睡了有一阵儿,快要醒了,于是一声轻轻地棋子落枰也能把我们的女主人公叫醒。棋声惊昼眠,也暗示了周围寂静幽然的环境气氛,夏日午后,万籁俱寂,知了这会儿也不叫了,一切都好像静止了,幽人的昼梦怕也是达到了最酣的时候,这会子,不论是一声棋子落枰,亦或是微风吹拂槐柳的声音,都能让这位昼梦的幽人醒来吧。啊,这真是一个令人神往的环境。那么,到底是谁在下棋呢,是这位女主人公的父亲与其友人,亦或是她的夫君,这些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得看读者读这首词时的心境而定了。

来看下阙,“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如果说上阙是两个室外室内的长镜头的话,那么下阙就有剧情了。午后下了一场小雨,把池塘里几朵荷叶都打翻了,庭院那一边,有一树榴花,开放的如同一簇簇的火焰。榴花,是初夏时节特有的景物,东坡在一首专门咏榴花的《贺新郎》里有“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意思是说石榴花开在初夏,等到桃花杏花都开尽了,它仍然能伴你度过幽居的日子,这句很好的诠释了榴花的品格,也与庭院深处的幽居之人互相映照。初夏时节的特征进一步增强了,庭院里的气氛也在微雨、翻荷、榴花的动态美下变的生趣盎然,这时候你会产生怀疑,这位幽居的女主人公可能才是一个年方二八的少女,咏景即是咏人,这么欢脱的气氛应当是一位少女的侧面描写吧。最后两句“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这无疑是一位少女了,少女午睡醒来,看到微雨过后的池塘,几片荷叶翻过来,禁不住想去玩耍一番,于是拿着玉盆,在池塘边弄起了荷叶,跳脱的水珠儿溅在荷叶上,一会儿变成几颗碎珠,一会儿又变成一整颗圆的,欢脱的初夏光景在这几句生动的描写下好似亲身经历一般。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 东坡的初夏词,如同词中的少女一般

东坡这首初夏词,整体气氛欢脱生动,好似少女一样,也好似初夏的世间万物一样,要说这首词好在哪里,就好在整首词与所描写的初夏,在气质、气氛、气息以及调性上都是那样的契合。就算给那些不懂得这首词写的是什么的人读一遍,他或许也能从韵律上感受到初夏的气息。都说晏几道的词有音乐性,读起来像在唱一首歌,这句话用在东坡这首词上也很恰当。

这同样也是一首庭院闺阁词,但东坡这首闺阁词显然摆脱了以往花间派的窠臼,他并没有步前人后尘,在庭院中设立一位思念远人的少妇,整日倚栏眺望,而是描写了一个单纯健康的少女,在欢脱的庭院夏日里玩耍,不在乎那些愁肠百结的闺怨恋情,不害单相思,累了就午睡,醒了就逗趣,使读者读过之后心里会有欢快的感受,不像闺怨词读完让人思绪沉重,郁郁不乐。这也是东坡拓展词境的一种尝试。

微信扫一扫,智科微站

版权所有:西安智科软件有限公司   备案号:陕ICP备11024689-1

工信部网站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B1507   咨询电话:029-6801894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