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科软件|西安小程序开发|西安软件公司|西安微信二次开发 首页 新闻资讯 智慧教育 查看内容

东坡这首词,上阙像电影《小城之春》的片段,下阙咏物,傲然不群

2019-7-15 09:52| 发布者: 肖荣| 查看: 663| 评论: 0|来自: 网络

摘要: 贺新郎·夏景宋代 苏轼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渐困倚、孤眠清熟。帘外谁来推绣户?枉教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 ...

贺新郎·夏景

宋代 苏轼

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渐困倚、孤眠清熟。帘外谁来推绣户?枉教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

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秾艳一枝细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秋风惊绿。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簌簌。

今译

幽深的宅院里,初生的燕子在堂前自在飞,从晌午到下午,太阳把桐树的影子照的转了向,四下里静悄悄的,只有一位美人独居在这所宅院。傍晚时分,沐浴之后,美人的容颜更加动人,素手拿着团扇,洁白的手快和团扇融为一体了。倚着栏杆,有点困倦,坐下来就睡着了,梦里听到有人在扣门,应该是我的情郎来了?醒来一看,又是梦断瑶池,只是风在敲打着竹窗罢了。

石榴花半开着,像一团火红聚蹙在一起,这时节桃李都已开尽,榴花还能伴你度过幽居的日子。仔细瞧瞧这一枝,那紧促的花瓣像美人的芳心一样愁绪难展。有点儿担心了,怕这唯一陪伴自己的榴花,也终有一天要被秋风打落。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来了,我们花前对酒,我也不忍触碰这花朵。那时候,落花与泪珠儿,将会一同洒落。

赏析

整首词读出了林黛玉《葬花吟》的气质,不过这首词不似葬花那般悲凉,气质雍容风雅,虽是自伤身世,但并不令人生出凄凉之感,反倒有一种孤芳自赏、墙角暗香的擢拔品格,这也与东坡的人生观、哲学观相符合,在慨叹生不逢时的时候总透着一股他日若遂凌云志的气质。

这首词总体上是由于看到榴花在百花落尽后独自盛开,再配上独居之人清幽的生活环境,而生出一种自伤身世,顾影自怜的伤怀情感,这些自己怜惜自己的词语感受起来非常动人,是一个人在和自己独处时很容易产生的情绪,或因寂寞而起,或因际遇而发,或单纯是闲情而已,总之,这是一种很入诗境的情绪,一旦产生,便妩媚动人。这种情绪男女皆有,尤其是对多愁善感的人来说,总是时不时出现在生活中,在诗歌中将这种形象付诸于女性,则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让人立即陷入“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的伤感当中。这种伤感的情绪,可以使一些人陷入彻底的人生悲观主义而不能自拔,也能使另一些人产生傲然不群,不肯与一般世俗为伍的思想中。这首词要歌咏的,显然是后者。

都说柳永的词像一幕幕戏剧,一句就是一个场景,这句话用在东坡这首《贺新郎》中也不为过。你看上阙,那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独居女性,她气质娴美,外形淡雅,再经过东坡笔下对其清幽环境的描述,整个上阙有王家卫电影《花样年华》里某些片段的感觉,这位女性一出场,你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些电影里颇有情调的片段,或许是《小城之春》里那位在残破城垣上徘徊的女性。总之,你的思想已经被这样的女性吸引,你想赶快读读这首词,想一窥这位美丽女性的幽居风采。我们且来细读这首词:

“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这句一个“转”字突出了时间线条,初夏的光景,在这间幽居深宅中,从晌午到下午,四下里都是寂静的。这十二字看似语句平淡,却画面感十分强烈,起首就在你的脑海里开启了视频里的一个长镜头。“晚凉新浴,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时间继续推进,镜头也变成了特写,这位女性傍晚时分沐浴之后,姿态和容貌更加动人,纤纤素手拿着白团扇,手的洁白都快和团扇一样了。“渐困倚、孤眠清熟。帘外谁来推绣户?”拿着白团扇坐在栏杆前,想着心事,不一会儿就感到困倦,一个人坐在那儿睡着了,梦中惊喜的听到谁在帘外扣门。这句应该是上阙最起涟漪的一句了吧,这位女性在午间睡梦中梦到了自己的情郎来找她,她仿佛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只可惜这希望是缥缈的,不真实的。“枉教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呵,人生就是这样,刚给你希望,就立刻让你更加失望,她以为朝思暮想的人来找她了,却又是,风在敲打着竹窗。刚分手的人应该不适合看到这一句吧,我猜想情绪可能会在瞬间使你泪崩。

“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下阙陡然转为咏物,咏物即是咏人,在这位独居女性的宅院里,一树榴花正傲然开放,这个时节,桃花杏花都已飞尽,只有榴花独芳。美人看着榴花,榴花照着美人,在所有花儿都离你而去的时候,还有我,伴着你在此幽居。这时候,花格与人格已经两相合一,你已分不清,这高贵卓然的品格到底赞美的是人还是这一树榴花。咏物诗词的最高境界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就使所咏之物赋予了人的品格,不着痕迹,更重要的是,这种品格与所咏之物完美契合。这首咏榴花的词便是如此,所以说,读东坡的咏物词,从不会让你失望!

“秾艳一枝细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秋风惊绿”,仔细瞧瞧那其中一朵,花瓣层层聚蹙在一起,像美人的芳心一样愁绪难展。好端端的看着花儿,突然地就担心起来,这美丽卓然的花儿,希望不要被秋风打落了去。这又是一处绝妙的拟人,美人担心花儿凋落,就像是担心自己也将要面对美人迟暮的一天。“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簌簌”,如果有一天你来了,我们花前对酒,我也不忍去触碰这些花朵。那时候,只能看着这些花儿凋落,泪珠儿怕也是要忍不住落下了。

后世很多词评家都把这首词归类为政治题材,认为苏东坡旨在抒发自己的政治失意之情。而我以当代读者的眼光来看,则满眼是一位幽居之人,既希望爱情能像梦中想的那样光顾自己,又有一种榴花孤傲不群,不与浮花浪蕊为伍的孤高品质,社会环境的不同,使人们在解读一首词时可以看到完全不一样的情感。当然,把这首词归类为政治题材是也有一定道理的,因为苏东坡这首词在咏物拟人的格调上太过逼真,他把榴花的绰约不群写的栩栩如生,高超的拟人化笔触让你不得不对真实的人生产生联想,“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这是何等的清高孤傲,我的政见虽然不被朝廷所用,但我也不愿与那些宵小之徒、浮花浪蕊为伍。如果用“政治失意”这一点去理解,那这首词可以与苏轼早年的一首《沁园春》相比,也是表达了仕途失意、宦游无常的思想,但其中下阙“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身长健,但优游卒岁,阶斗尊前”,表达了诗人虽然世路无穷,劳生有限,但致君尧舜之心永不泯灭,这两首词都表达了诗人在不得志的仕途际遇中,始终不改自己积极用世的人生价值观,失势时保持孤傲不群的品质,得势时致君尧舜,这便是东坡给我们后来读者的启迪。


微信扫一扫,智科微站

版权所有:西安智科软件有限公司   备案号:陕ICP备11024689-1

工信部网站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B1507   咨询电话:029-68018948

返回顶部